80后创业故事和关于人生哲理的励志文章极速PK10走势-极速快3走势

极速PK10走势-极速快3走势-80后创业的励志故事和励志文章

十九岁的最后一天

发表日期:2020-05-22 09:35 来源:极速PK10走势-极速快3走势 编辑:80后 点击:

文章标签:
文章导读: 十九岁的最后一天,一早起来,我就收到富哥发过来的信息,他说:小贵,欢迎你进入我们二十岁的世界! 富哥与我同一年来到大学,因为他复读的缘故,比我们大一岁。我不知道他当

  十九岁的最后一天,一早起来,我就收到富哥发过来的信息,他说:“小贵,欢迎你进入我们二十岁的世界!”
  
  富哥与我同一年来到大学,因为他复读的缘故,比我们大一岁。我不知道他当时按下发送键的心情是否无比激动,毕竟他是我们几个死党当中率先进入二十岁的人,在填表时面对年龄一栏,他要拿起笔,躲开众人的目光先写上一个“2”,在这一年里,他是够寂寞的。
  
  我也没法见到富哥度过十九岁最后一天时的样子,他是如何在脑中撇开十九这个数字,开始迎接自己的二十岁,兴高采烈,还是郁郁寡欢,谁都不知道。
  
  我只知道在十九岁的最后一天,我像往常一样从床上爬起,简单洗漱后就背着书包跑出宿舍楼,日头已经升得很高,明晃晃的光束从楼道的窗户外迸射进来,照在我脸上,我闭了下眼睛,睁开,感觉这世界有一点不一样。耳畔有阵脚步声,由急促到平缓,由清晰到模糊,似乎闭眼的瞬间,有个人正与我擦肩而过,向着我永远都无法瞥见的后方离去了,带着我的十九岁。
  
  二十岁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,曾经,我做过许多假设。像在一张数米长的白纸上画出图案,仔细勾勒出线条,然后再精心挑选喜欢的颜料,仔仔细细涂上,不放过任何一个白点。
  
  向往的是王小波在小说《黄金时代》里的一段描述:“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”
  
  二十岁的世界是自由的,脱离了如同活在狱中的中学时光,我们像刑满释放似的一群人投入新的天地。一夜之间,没有人再小看我们,因为我们都成了大人。夏天不再苦闷,秋天不再多愁,我们成了驰骋在原野上的马匹,又成了一阵风,呼啦啦扑向远方。
  
  我要去布拉格广场看黄昏的鸽群,去冰岛看极光绚烂的晚空,坐上由北京开往莫斯科的火车,穿越西伯利亚平原,与一千棵、一万棵白桦树相逢。一路都是阳光,都是大风,将大地这本书不断翻动,而我同所有年轻的生命一样都在阅读它的分分秒秒。乌拉尔山脉斜晖脉脉,亚寒带针叶林簌簌作响,也见着鼯鼠、野牛、平原狼、森林猫偶尔在窗外闪现,二十岁就像颗果实,吸引着它们跑来驻足观望。
  
  某个清晨,将车顶打开,水雾裹紧发丝,感觉二十岁同样微凉,但已无少年时的忧愁,更多的是内心的灼热与这外围世界的周旋,更加满怀勇气,去闯荡天下。车每过一个转弯口,心就热了一点。耳畔的音乐随之激越,但踏实。
  
  二十岁是个怎样的年纪呢?不需要太多梁静茹、王心凌的歌词去臆想或疗伤,也不需要太过华美而缺乏灵魂的诗篇去诠释,越来越注重故事本身向前行进的力量。
  
  生命进一步在蓬勃生长。潜入青春的泳池,再无少时的恐惧与羞涩,只知要欢脱地游弋,不去想泳池有多大,也不在乎水有多深,连接海洋也无所谓,在这里,生命的意义就在于迸溅出水花。偶尔侧头往一旁的玻璃看去,上面映着自己被水洗后浅浅的身影,带着一层光晕,不禁笑出声来,呛了一口水,仍十分快乐。
  
  饥肠辘辘,就到生活的闹市上随意吃喝,西大街上吃一碗馄饨,东大街上撸几串羊肉,尝着山南海北种种美味,嘴里啧啧,心里暖暖。忍不住打了个饱嗝,也不计较什么,独自脱了鞋爬上高墙,迎着猎猎晚风,走着路,唱起歌:“层楼终究误少年,自由早晚乱余生,你我山前没相见,山后别相逢……”没有爱情也可以,照样傻乐着,像这世界的主人。
  
  但在十九歲的最后一天,我发现自己二十岁的梦,其实非常遥远。它们不会在午夜钟表秒针晃过零点后一一到来,现实毕竟不是魔法师,有的甚至是无聊琐碎、鸡飞狗跳、暗箭难防、跌入谷底的日常正等着我。成人世界该发生的精彩内容,自己一点都不会错过。
  
  我明白在十九岁过去以后的一段日子里,我依然会过着跟往常一样平凡的生活。
  
  去挤公交,到市中心的图书馆找一本英语辅导资料,之后寻一处靠窗户的角落,拿出笔记本,开始学习。周围人来人往,空气愈发焦灼,对面空位上走了一个青年,又来了一对情侣,我都尽量把目光放低,避免不必要的人事分散自己的注意力。
  
  路上刮着阵阵北风,还未抽时间去理发店剪的刘海,正在额前随风乱舞。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被冷空气袭击,透过毛孔抵达心上,造出一台隐形的冰箱,冻着五脏六腑、往事遭遭。我小跑起来,却始终热不起来,腿脚哆嗦着,没控制住,还是打了个喷嚏。
  
  在宿舍,除了短暂午休,一整个下午我基本就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,拇指在键盘上愈发熟练地活动起来,像在散步,又像在跳房子,让我感到快乐。睡到晌午的室友们这会儿都出去了,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房间里,用字符在屏幕上跳着“小步舞曲”,如果不去额外注意时间,就觉得这时间已然凝固,生命长路漫漫,永无尽头。我囿于这一处小小地方,无法逃离,别人也甭想进来。
  
  可能是自己乐观的缘故,我非常确定这样的日子只会是短暂的一段,之后一切都会如我期许。但我需在这条山路的拐弯处沉住内心、看好前方、控制节奏,专注地把青春的车开下去,若是不小心冲向未知歧途,也需有足够耐心:怀揣希望,穿过密林,重新归来,而后自己必然会迎来一条笔直大道。
  
  晚上,在一间日租房里,富哥和斌哥做了一桌好菜,为我庆祝生日。当我吹灭第二十根蜡烛的时候,房间顷刻间全暗了,我鼻子不禁一酸,心里不免一阵惨叫:我的十九岁就这么结束了?!
  
  胶原蛋白满满的皮肤、清澈如溪的眼睛、乌黑丰茂的头发……时间和现实都将挥动着刀刃,一刀,再加一刀,雕刻、剔除。再也没法在个人表格年龄一栏上提笔先写“1”了,也无法再躲在年少无知的庇护下犯错了,因为没有人再把二十岁的人当成小孩了。
  
  昨日的一切,像愈渐模糊的线条,终究还是要流逝于岁月这块橡皮擦底下。
  
  他们随即开了灯,二十岁突然变得明亮起来。我望向窗外,十二月的夜空,星星可真多啊,像一双又一双告别时频频闪烁的眼睛,祝福夜空下站着的我们。
  
  二十岁,我来了。

本文由极速PK10走势-极速快3走势整理编辑,转载请注明来源,链接地址
http://eilx.cn/lizhi/qingchun/38563.html

青春励志文章精彩图文推荐: